马岭河缆车坠毁特大事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24    



1999年10月3日就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车亡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折和脊椎骨质,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里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

马岭河历史报道

马岭河一、当时情形

贵州省马岭河风景区由于山石险峻,被人们誉为地球表面刻下的最后一道美丽的伤痕,1999年10月3日,这个国家级风景区迎来了几个来自广西南宁的旅游团,在一个旅游团里两岁半的潘子浩和大多数孩子都是第一次和父母到贵州游玩,在马岭河峡谷,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留下了这些照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和父母最后的合影。

上山的小路被封死,是因为缆车老板想让所有游客都乘坐缆车,赚取缆车费。所以只有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吃饭,一个人挤一个人。然而游客们并不知道,仅仅在四天前,当地质检部门曾对这辆缆车进行过安全检查,并强令缆车的承载人数最多不可以超过12人,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超载仅仅是他们滑向灾难的第一步。11时25分,缆车缓缓向110米的山顶攀升,缆车离外面越来越高,拥挤的游客也许不会留意,就在他们脚下牵引缆车的钢绳几乎与陡峭的山坡平行,垂直上下,没有任何护栏。谁能想到缆车的设计者既无设计资格,甚至连一辆真正的缆车都没见过。更令人吃惊的事实还在后面。施工人员都是野外施工队伍,一直都没有资质证书啊。更令人气愤的是,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名胜管理处既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也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越权把这个缆车项目批复成了按临时设施建设,就这样只能载物的卷扬机竟成了风景区用来载人的缆车,而且一用就是四年!11时29分,这辆挤着密不透风的缆车到达山顶,工作人员走过来打开了缆车的小门,游客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一瞬间,缆车不可思议地慢慢往下滑去。”,却听到缆车突然发出咔哒的响声。往下慢慢地后退,有人惊叫起来:“缆车失控了!大家眼睁睁看着缆车慢慢往下滑落了30多米,缆车操作员王建友却毫无办法,因为半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在风景区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学开缆车只有四天左右,在这四天当中,王建友只学会了两个程序,启动和刹车。慌忙之中,王建友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动作,一直按刹车踩。这一脚刹车竟把厚厚的刹车鼓踩坏,缆车下滑速度陡然加快。风景区工作人员宋国斌正在平台旁吃午饭,见此情形大吃一惊,立即跑进操纵室猛按上行键,但已失灵。他又想使用紧急制动,仍然无效。不得已拉下电开关,以为可以让缆车停下来,但缆车还是无可救药地向下滑,好像还更快了。缆车滑行了30米后,便飞速向山下坠去,一声巨响后重重地撞在90米下的水泥地面上,断裂的缆绳在山间四处飞舞……

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间,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一对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这个孩子就是潘子浩。

当夜11时许,兴义市的天空意外地下起了雨,风,也比往日冷了许多。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浩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浩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和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浩说起父母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歌曲《天亮了》)

据说,缆车里还有一名男游客在车体下落的片刻,用身体紧紧护住了自己前面的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减小孩子们的受伤程度。结果,两个孩子的性命保住了,而这个勇敢的游客却永远地留在了马岭河边。据获救的9岁小男孩宋继熊事后讲:“当时大人们都说出事了,他们边喊边挣扎,样子可怕极了,看到大人这个样子,我当时也害怕极了,忽然有个叔叔把我搂在了怀里。后来,我只是腿上受了一点儿轻伤,可我一想起缆车落地的那一刻,睡觉时都不敢闭眼。”
  在马岭河事故中失去父母的孩子还有,11岁的熊子尧失去了母亲,11岁的陈治宇失去了父亲,9岁的宋继熊父母双亡。一场飞来的横祸,顷刻之间让多少幸福的家庭遭到破碎。

马岭河二、缆车坠毁现场目击

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部门立即对马岭河风景区进行了封闭,使现场得以保留。10月7日,记者赶到这里,站在山腰的平台向下看去,深深的峡谷底可以看见黄色的缆车厢。缆车总共由3根钢铁缆绳来牵引、固定,中间起牵引作用的缆绳已经断了,提升缆车的电机房里的电机、门窗也被断裂缆绳,弹簧拉扯、抽打得一片狼藉。

在缆车控制室外,用油漆很正规地喷着几行字:
  索道观光车建设单位:马岭河峡谷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设计施工单位: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机电工程队
  设计者:李永芳

沿山间唯一的羊肠小道艰难地往下走,沿途依然可见被遗弃的衣物、鞋子,一些旅游帽上染满了血迹,但上面“广西天马国际旅行社”等字样明显可见。峡谷底的缆车厢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厢底还积聚着大量已经变得乌黑的血,周围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难闻的血腥味,犹如进入屠宰场那种强烈的味道,尽管眼里远近高底都是芳草萋萋、瀑布飞流。

马岭河三、政府安抚与调查

事发第二天,10月4日凌晨,贵州省副省长刘长贵率领部分政府官员由贵阳赶到兴义市,看望了死伤游客及其亲属。当晚,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领导组织召开了死伤人员亲属座谈会。刘副省长表示,一定努力做好各种善后工作。而兴义市一名主要领导在会上发言时特别强调:“这是一起无法抗拒的意外事故,而不是人为事故。”(畅游评:按萨特的理论,这位“领导”正是凶手,因为他的意志选择了凶手的立场!)许多死伤者家属当即表示不满:“这样说话办事是不负责任的,这绝对是一起人为原因造成的事故。”一些家属当场大哭起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网络
62.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