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的“新市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4    

编者按: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党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在贵州而言,治理贫困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和当务之急。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有效转化为治理效能,当前就是要确保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历史性地解决贵州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以高质量发展创造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近日,本网记者深入到黔西南州各县市蹲点采访,全面了解黔西南州实施“新市民计划”治理实践,决战决胜大规模易地脱贫搬迁的新创举。

本网将从即日起,陆续发出我们对黔西南州基层治理的记录与观察,敬请网友关注。

6月20日,黔西南州委、州政府宣布,全州提前全面完成易地扶贫搬迁入住任务,338506名山区群众成为“新市民”。

这是贵州西南各民族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是创造反贫困“贵州奇迹”的生动缩影,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黔西南实践。

33.85万“新市民”从此有了温暖的家。

让治理更有水平,“新市民”政策套餐构筑温暖的家

凌晨四点,黄大江和妻子来到兴义义龙新区马别安置点农贸市场,和面、揉面、包包子、上屉,天还没放亮,包子铺里一派热火朝天。回忆2016年从望谟乐旺搬到兴义义龙,黄大江说:“我们当时是迫不及待搬来的,在我们寨子里是第一家。”搬迁之后,夫妻俩盘了个门面做包子,一天收入近千元。根据黔西南州“新市民计划”政策,第一年减免了5千元门面费。“大人找钱不用出远门,娃娃读书不用走远路,日子有奔头,干活有劲头。”

天色大亮,黄大江包子铺门口人来人往。与此同时,在兴义的另一个移民安置点洒金,赵前珍和丈夫穿上环卫工作服,拿上工具,走出家门开始洒扫。一年前,赵前珍一家从兴义泥凼搬迁到此,按照黔西南州“新市民计划”,确保一户一就业,赵前珍和丈夫参加培训后成为小区保洁工人,两人每月收入合计3600元。新家大小够住吗?对新生活是否满意?赵前珍腼腆地说:“够住了,满意,满意!”

黔西南州的“新市民”

贞丰县者相镇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搬迁户吴克金从抓阄箱里抓到1号院子的新房钥匙,喜不自胜。(李勇 摄)

吃过安置点给70岁以上老人提供的免费爱心早餐,71岁的陈永芬拎着小锄头,步行20分钟到菜园拾掇菜地。陈永芬是从坡柳村搬迁进城的,故土难离、乡愁难解,“吃根葱都要买”,一开始十分不习惯。贞丰县特地流转土地专供搬迁群众,一分地一年交纳20元租金。“种点姜葱蒜、萝卜白菜,一年到头不用花钱买,感谢政府想得周到。”

黄大江、赵前珍、陈永芬,他们都是黔西南州一场历史大迁徙的见证者、参与者、受益者。

截至2019年6月20日,黔西南州“十三五”期间计划搬迁入住任务提前完成,338506人搬离深山,搬到城镇,成为“新市民”。

搬迁是手段,脱贫是目的。如何写好移民搬迁后半篇文章,让搬迁群众“稳得住” “快融入”“能致富”?黔西南州自2017年底探索实施“新市民计划”,在产业发展、文化旅游、教育发展、就业创业、卫生健康、资源权益、政策措施、兜底保障、社会治理、智慧金州服务、社区党建等十三个方面推出“一揽子”配套措施,在政策保障上为“新市民”构筑一个温暖的家。

在贵州省委主要领导提出构建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工作“五个体系”指导下,以“新市民计划”为“基本法”,黔西南州内各县市根据本地情况因地制宜,不断探寻破题的“最佳答案”。

文化和人一起搬,乡愁浓浓垒砌温暖的家

“上棉坝”“下棉坝”“小屯”“胆大坡”“坡柳村”“干坝子”,当你看到这些写在楼栋上的名字,已置身于贞丰县心安处移民搬迁安置点。

心安处,这个带着强烈文艺质感的名字取自苏轼的“此心安处是吾乡”。心安即是家,为了消除搬迁群众的陌生感,增加认同感,心安处以搬出地村寨名来命名单元楼,搬自胆大坡村的群众,居住的楼栋就命名为胆大坡。

心安处楼栋间伫立着12块牌子,上书“感恩十二调”,调子取自贞丰布依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鼓十二调”。从正月数到腊月,展现十二个搬迁之变:“正月唱歌给党听,住房大恩记在心,以前住在山沟头,现在搬迁住新楼”“腊月唱歌给党听,养老大恩记在心,以前抚儿来养老,现在都夸新农保”……感恩十二调,调调有深情。

夜幕降临,安龙县五福社区五福广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唱山歌、跳板凳舞、吹唢呐、舞狮……忙碌一天的新市民慢慢聚拢,热闹的“广场夜生活”拉开序幕。五福社区是安龙县最大的移民搬迁安置地。新市民潘加林说:“从老家搬出来的时候,很多家具我们都丢了,唢呐、锣鼓我们舍不得丢,都带到了新家,这也是我们的家当。”

文化是重要的家当。搬出文化,留住乡愁,让文化与人一起搬,增强搬迁群众的民族文化记忆,这是黔西南州“新市民计划”中的一项。

黔西南州的“新市民”

晴隆阿妹戚托小镇,新市民喜迁新居。(陈亚林 摄)

走进按照三A级景区标准打造的晴隆阿妹戚托小镇,它的景色和名字一样美,小镇和县城连为一体,褐墙灰瓦、花窗雕栏的二层楼房环绕如层层梯田,处处可见牛角、虎头等民族元素,它是三宝彝族乡整乡搬迁的安置地,是5千多名彝族和苗族群众的新家园。夜幕降临,金门广场燃起篝火,一位身着彝族服饰的姑娘带领小镇新市民和游客,跳起了欢快的阿妹戚托舞蹈。姑娘叫文安梅,是贵州省人大代表、阿妹戚托舞蹈传承人。

2年前,文安梅一家从极贫乡镇三宝乡搬至此地。为了增强搬迁移民的归属感,安置点以三宝人熟悉的彝族原生态舞蹈“阿妹戚托”命名。小镇建设充分尊重苗族和彝族的文化习俗,在苗族居民安置区依山建造了一座“牛头山”,在彝族居民安置区就势建造了一座“虎头山”,安置区的街道均以三宝的村寨命名。

不仅要把文化搬出来,还要让文化形成产业,产业带动就业,帮助搬迁群众快融入、能致富。

在贞丰者相土布小镇绣坊,绣娘何艳手指穿梭不停。从小屯村搬到土布小镇,她一直在绣坊上班,基本工资加绩效,每月可有4千余元。三个孩子分别在镇上的幼儿园和小学就读,挣钱顾家两不误。

土布小镇是黔西南州“锦绣计划”基地之一,黔西南州将全州13万名绣娘数据精准入库,多部门联合开展培训,实施百个基地、千家绣坊、万名绣娘“百千万工程”,让“指尖技艺”变为“指尖经济”。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网络
62.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