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07    

  所有重要的历史性时刻都需要酝酿时间,所有突破性成果都来自点滴积淀。为了这样的时刻,无数中国青年投身时代洪流,在责任使命下逐梦,耕耘,等待爆发。他们的努力目标各不相同,绽放光芒的方式不拘一格。但相同的是,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在寻常日子里积攒光热、储备能量;相同的是,他们把自己历经磨炼后获得成就、突破难题的重要时刻、难忘瞬间,作为表白祖国的最真诚的语言、最珍贵的礼物。

  他们坚信:我是什么样,我的祖国就是什么样。他们坚信:这一刻的我,就是我的中国。

  “爱国”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空洞的词语,它在这些年轻人的生命旅途中被诠释得具体可感可触摸。在欢庆新中国71岁生日的日子里,“青年说”走进4位青年人的关键瞬间,与读者一道,体味他们奋斗的艰辛、心中的波澜、成长的喜悦,体验爱国之情如电流穿透云层直击内心的震撼与感动。

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图片为新华社发

  “我信你”,驻村七年才懂它的重量

  王萌萌,1988年生,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现任十三届全国青联副主席,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委委员、定远县妇联副主席(兼职),定远县吴圩镇西孔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定远县吴圩镇皖圩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

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王萌萌(左二)在田间地头调研。资料图片

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王萌萌

  驻村7年,我早已不是那个初来乍到、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姑娘,却会为了一句“我信你”而热泪盈眶。

  安徽省脱贫攻坚调查工作开始了。一天,我跟着工作队一起来到隔壁吴圩村进行入户调查工作。进村没多久,就被一个老奶奶拉住了。她说:“小姑娘,你们是来检查的?我想反映个情况,村里不给我办低保!”

  老人不认识我,以为我们是镇上来的检查组。虽然此行时间很紧,但她口中的办低保是村民心里一等一的大事,我有心听一听。原来,老人已是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有一份环卫工的工作,并不符合办低保的条件,但她不懂政策,只觉得是自己哪里得罪过村干部,所以办不成。

  “奶奶,您虽不符合办低保的条件,但您有村里给贫困户的补贴,能享受党和国家的好政策,何况您身体还硬朗,环卫工作干得不错,子女也能照顾着,这日子还愁过不好嘛!”我安慰着老人,这类情况,让老百姓想通了、安心了最重要。

  但老人眉头仍皱着,显然对我的话心有疑虑,不待我多说便问道:“你是哪个检查组的?”我一笑,只好自报家门,说我叫王萌萌,是隔壁西孔村的第一书记,来做脱贫调查的。

  没想到,老人的眉眼立即舒展开来,说了一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哎呀,你就是王萌萌啊!那你说的,我就信了!”

  你是王萌萌,所以我信你!接下来的几天,来自一位素不相识的村民的这一句话,在我的心中萦绕不散。我在村里做事,苦辣酸甜都自己消化,从不求什么回报。但能让远近乡亲都认可我的工作,认可我这个人,这是多大的荣幸啊!这句话讲出的那一瞬间,便已化作一股热流,涤荡了我的身心,也慰藉了我7年的驻村岁月。

  7年前,我放弃在省会城市合肥的工作机会,沉到西孔村来当“村官”。那时候,村民们也会看着我说“你就是王萌萌啊”,潜台词不是信任,而是打量、怀疑——你就是那个刚毕业的小丫头啊,估计是来镀金的,待不了多久。

  那时候我常常哭鼻子。村里人不信我、不听我的,只好晚上回家偷偷抹眼泪,然后对自己更“狠”。7年,我一点一滴地,为脚下的乡土注入新鲜的血液。我带头贷款搞种植,吸引村民跟着我一起发展现代高效农业。创立皖圩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吸纳社员100多人,发展种养循环经济,户均年增收2万余元。当选人大代表后,我还对乡村人才引进、发展数字化农业等多次提出建议。西孔村从“落后村”,变成“明星村”,大家都看在眼里。

  7年了,身边的大学生村官有的转编,有的改行,只有我一头扎在村里。我深知,脱贫攻坚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壮举,把青春献给最需要年轻人的乡村,是我对祖国、对党和人民最深情的告白!

  我或许错过了繁华的风景,但谁说我没有别样的收获?基层实打实的历练,让我从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小姑娘,蜕变成一名敢想敢做的女干部。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没有人会比我更懂一句“我信你”的重量,它足以让我永远热泪盈眶。

  (作者:王萌萌 光明日报记者李丹阳采访整理)

  樱花,在抗疫前线迎风怒放

  高军,1995年生,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抗疫期间作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驰援武汉,获评“北京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

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高军(右)在武汉抗疫前线。资料图片

这一刻,我就是我的中国

  高军

  看到征召通知,我知道,自己必须去。

  “医院要组建援鄂医疗队,请愿意参加的同志10分钟内报名,明天下午走。”1月25日,一则简短而又无比凝重的通知出现在科室群里。“10分钟”“明天”,这两个词如同警铃,宣告着行动十万火急——在新闻里,我看到武汉的医院人手紧张,武汉人民真的急需我们伸出援手。

  没有时间犹豫。在这10分钟里,我和同科室的好哥们宋彦龙迅速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报名。随后我告诉了父母我的想法,妈妈吓了一跳,爸爸支持了我。他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曾在2003年非典时前往最前线,在北京小汤山医院挥洒汗水。共产党员总是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而这一次,轮到我带着使命出征。

  1月26日晚上,我们到达武汉。作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我们被分配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负责一个50张病床的病区。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网络
62.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