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替补接力队的“意外胜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06    

一支替补接力队的“意外胜利”

  四川男子4?100米接力队获得全国田径锦标赛该项目铜牌。左起依次为邓智舰、王琦、钟志豪、唐程。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璇/摄

  在大型体育赛事中,混合采访区见证着竞技体育的残酷——镜头前,冠军侃侃而谈,名将自如应对,其他选手则默默走过,或瞥一眼,或加快脚步。

  9月16日晚,在浙江绍兴上虞体育场举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男子4?100米决赛后,冲过终点的邓智舰喘着粗气从终点走到混采区,嘴咧到眉梢。三棒王琦大喊着跳到邓智舰身上,“太牛了,太牛了。”话音未落,一棒唐程也扑向二人,“牛了,牛了”。

  守在混采区的媒体面面相觑——很明显,几个吸引了众人目光的年轻人不属于率先过线的广东队,“他们是谁?他们第几?他们为什么那么兴奋?”

  二棒钟志豪离终点最远,走到弯道时,他盯着大屏幕上“四川”出现在第三的位置,“不相信嘛,赶紧搓一下眼睛”,再次确认,他立马冲向抱作一团的队友。

  藏不住的喜悦感染众人,四川男子4?100米接力队站到镜头前郑重地作了自我介绍:“我们是一支纯替补队,这是组合的第一次正式比赛,拿了第三,这是意料之外的成功”。

  意料之外的胜利

  “这趟没白来。”拿了铜牌后,大家七嘴八舌地就这场比赛“摆”了一个小时,“这是2016年以后,四川男子4?100米第一次站上全锦赛领奖台,没想到在我们手上实现了。”

  全国田径锦标赛是中国田径协会主办的规格最高、参赛运动员水平最高、技术组织要求最高的赛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推迟,这也打乱了国内田径运动员的训练计划和节奏,为创造练兵机会、调节运动员心理状态,这场今年第一项且唯一一项全国性场地赛事备受关注。

  “追上一个算一个,毕竟,别的队多是健将(国内运动等级称号,仅次于国际健将——记者注),我们一个健将都没有。”王琦记得,因主力队在国家队集训,全锦赛开始一个多月前,今年唯一的赛场成了他们的机会。面对3名小队员,作为一队主力替补的王琦留下来“以老带新”,一个95后带3名00后的替补阵容正式“转正”。

  发令枪响,在6道的唐程一蹬起跑器,像以往一样“弹”出去,身后有人渐次赶上,他没慌,顺其自然地把棒交到钟志豪手上,出手点、交接棒的手形都“堪称完美”,像他们从少年赛时期一路搭档的表现一样。

  “其实我和他们赛前只跑了一趟。”19岁的钟志豪透露,自己今年各方面状态不佳,一度不想来,在教练和队友的劝说下,他才随队前往“以防谁的腿不舒服”,他笑称自己是“替补中的替补”。预赛时,队友李力担任二棒,帮队伍以第四名晋级决赛。决赛前夜,教练决定给钟志豪一次机会,“完全没心理准备,信心一下就上来了,整个人都开始亢奋。”

  “接力这样的集体项目,一直是四川队的强项,教练一直强调靠细节战胜对手,交接是否顺利,距离一下就会被拉出来。”钟志豪表示,经年累月,大家吃饭、睡觉、训练都在一起,多年形影不离的默契让他们“上来就能跑”。他记得,自己把棒交给王琦时,形势已经开始偏向他们。

  一如既往,“广东队特别快。”作为队里的“老大哥”,王琦比赛经验丰富,他捕捉到“前面只有两个人”。此时,站在直道上的邓智舰并不清楚战况,他专注在自己点位上,还没等王琦出现,熟悉的声音先闯了过来,“冲,冲,第三,第三。”模糊中,他看见王琦的脚出现,马上就开始跑,冲到60米处,他才反应过来,“左瞟一眼,没人,右瞟一眼,没人,前面就俩人,过了终点开心得不得了。”

  39秒96,“算不上好成绩”,四人坦承。即便由名将黄永炼、陈冠锋、张瑞轩和莫有雪组成的广东队最终夺冠成绩39秒00,也是疫情影响下,运动员对赛场既渴望又陌生的反映。加之绍兴连降暴雨,各种原因导致不少队伍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失误,这给了4个年轻人机会,“我们很幸运,但幸运来时,我们也凭实力把握住了。”

  无处不在的较劲

  “练短跑的,没人想跑后面。”训练前,嘴仗先行,“让你看我尾灯”。这是王琦从十三四岁就开始熟悉的氛围,竞争与较劲,是运动员成长的武器。

  初二时身高只有一米五几,跑步时手臂和腿总往外摆,王琦不是短跑选材会看中的“苗子”,但启蒙教练看出这个孩子能吃苦,便监督他先改掉走路“外八字”,“如果不改,以后很难达到成绩高度。”寒冬里40多天,王琦沿着马路牙子走,迈过了他运动生涯的第一道坎。2012年,他得到去四川训练的机会,为了备战300天后的全运会,他练到“睡不稳”,“每天晚上都会被腿酸醒,已经到了极限。”那一年,王琦成绩涨得特别快,“从一级运动员快到健将级了。”进步的速度让他彻底爱上跑步的速度,即便现在,“三天不跑就不得劲儿。”

  “小娃儿爱耍的年纪,不是真热爱,不会这么虐自己。”2002年出生的邓智舰最初选择短跑,不乏叛逆期的“较劲”,被田径俱乐部教练选中后,父母不同意,他便拿着20元悄悄去训练,他的执着被班主任看在眼里,“我文化成绩不错,但老师说如果我真的对安稳的工作没有兴趣,不妨试试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就当丰富人生。”母亲拗不过他,给他设置了第一次比赛就达二级“近乎苛刻的门槛”。

  2016年,四川省的少年锦标赛上,邓智舰穿着一周前刚买的跑鞋,跑出11秒66,顺利达标二级。这个成绩让母亲没了阻拦理由,却无法达到专业队教练的预期,“我是被俱乐部教练硬塞进去试训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竞技体育优胜劣汰的残酷,其他组练10次,他练20次,终于闯进了田径的门。

  2018年10月,邓智舰正式和唐程、钟志豪成了队友,而钟志豪就是当年和自己在锦标赛跑道上“莫名其妙拿了第三”的“天赋型选手”。“莫名其妙”指的是钟志豪从未参加过训练,这个喜欢打篮球的孩子最初不想练田径,尽管家和体校都在成都,他也觉得“遥远”。可跑道上的进步慢慢让他有了成就感,也渐渐喜欢上集体生活。

  “天赋型选手”的到来,让早几个月入队的唐程感到“是个挑战”。钟志豪到队当晚,唐程打量这个和自己同岁的对手,“黑黑的,白头发有点儿多”,直到看见他穿着一双篮球鞋,原来彼此“兴趣相投”。 但第一天训练,钟志豪就把唐程跑伤了,“我好歹早来几个月,他刚来就比我快,面子上挂不住。”唐程暗地里较劲,“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拼,结果拉伤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网络
62.9K